夫妻花600多万拍到4套房,几个月后进去一看,直接傻眼

李先生说,去年9月,他在浙江温岭市人民法院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看到位于 武汉洪山区徐东大街凯旋门广场B幢23楼 的ABEF共 4套
房子正在拍卖。
李先生想到刚好自己和几个朋友需要买房子,就和朋友们约定:以他们夫妇名义竞拍这4套一起出售的房子。当时,网站上公布的标的物现状介绍中,
清晰写着房屋已腾空,无出租情况,处于非营业状态,有钥匙。


于是去年9月29日,李先生以自己和爱人的名义,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 花费659万多元
,竞拍到原产权属于中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博建设”)的4套房子, 总面积652多平方米
。两个月后,李先生夫妇一次性支付完购房款。同年12月26日,在洪山区相关部门办理了不动产产权证。
可就在这之后,烦心的事来了: 李先生自从支付房款后至今,没有拿到过钥匙。而且房子也不知道被什么人在使用,他去过好几次没找到人。
在李先生提供的资料上,记者看到,中博建设已经申请破产。当时 拍卖网上显示房子已腾空,没有租赁,4套房子的产权已经属于李先生夫妇。

5月23日下午,记者陪李先生来到凯旋门广场B幢23楼,发现AB两套房子的门锁着。而EF两套房的门开着,里面有3个人,房子里家具不多。

站在房子里的康先生表示,他们公司是一家房地产公司,与中博建设存在债务纠纷。中博建设差他们公司1000万元,
两年多前中博建设书面同意将这4套房子的10年使用权,以租赁的形式给他们公司,用以抵扣部分债务 ,截至目前,还差7年半。康先生说,他们不认识李先生,与李先生也没有经济纠纷。这个情况,建议李先生找法院和中博建设的管理人。
5月24日下午,记者致电温岭市人民法院。该法院相关负责人李女士表示, 这是案件处理过程中遇到的问题,目前已经安排法官,本周到武汉来现场协调处理此事。
律师说法
律师张冶钢认为, 对不动产拍卖成功后实际交付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已有相应司法解释,应当按照规定予以执行。

如当时拍卖网上确实载明显示,“房子已腾空,没有租赁”,而在彼时租赁关系已合法存续、客观存在,那么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将其除去后进行拍卖。目前,拍卖已完毕,不动产证书已过户到位,法院和相应为拍卖工作提供服务的机构也应参与协调和善后。
如果拍卖时,并没有存续租赁关系,而是后期发生的租赁行为,物权人可依法主张权利。
来源:楚天都市报(ctdsbgfwx)
责任编辑:彭金美 支持我们请点赞或使用评论功能↓↓↓

你闭眼睛没反抗,就不算强奸只算性侵!这起重审的轮奸案,激怒了整个西班牙

话说这两天在西班牙,爆发了一场又一场的大规模街头抗议示威游行。
游行队伍浩浩荡荡的人群从西班牙首都城市马德里一直蔓延到巴塞罗那,塞维利亚等大城市:

甚至从白天一直持续到夜晚,人群淹没了西班牙各个城市的大街小巷:

还有一些愤怒的人们不顾警察的阻拦包围了法院周围:

这场可以算是举国上下的示威游行,对西班牙来说绝对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游行之一,而这场游行的原因
是关于两年前发生在西班牙潘普隆纳市的一场案件。
已经过了这么久?为什么现在怎么才游行?
具体的原因,我们还要从两年前的那起案件追溯起:
每年7月,对于西班牙来说都是个重要的月份,因为在这个月,圣弗明节(San Fermín)要开幕了,这一节日是西班牙规模最大的节日之一。
如果说圣弗明节你还不是很清楚的话,那么这个节日的另一个名字”奔牛节“相信一定有很多人听说过。


每年7月,声势浩大的”奔牛节“都会在西班牙北部的潘普隆纳市举办,数以千计的本地市民和外国游客都会涌入这座城市参加这场趣味十足同时还带点冒险性的狂欢活动。
在2016年7月7日这天,”奔牛节“也像往年一样在潘普隆纳市拉开了帷幕。
在潘普隆纳市千千万万的人群中,有一个来自马德里的18岁姑娘也正在尽情的享受着这场狂欢,
她从马德里来到潘普隆纳,因为节日时间要持续好几天,所以这个姑娘在市区酒店定了一间房,准备接下来的几天都要好好的玩一玩。
可是,没想到就在活动开始的第一天,一件足以让她终身忘不了的事情发生了。
2016年7月7日凌晨,这位姑娘正准备回酒店休息,可是她突然发现一起来的几个朋友好像找不到了,于是她打算去之前他们停车的地方找一下朋友是否在那里。
就在这时,她迎面遇见了5名陌生男子,他们和女孩搭话聊了一会天,女孩也慢慢放下了戒心,于是这五位男子提议 ”晚上不安全,我们陪你去找你朋友吧!“ ,
再加上其中有两名男子自称是警察,本来对路就不熟的女孩自然就答应了。
凌晨的潘普隆纳街头除了星星点点的路灯之外,街道还是很昏暗的,走着走着,姑娘渐渐发现这路走的有点不对劲。。。
这五个人怎么一会儿拐进这个小巷,一会儿又转头进了那边的小路?
就正当她纳闷时,这五个男子一下子抓住了她,轻易的将她拖进了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大厅,在空无一人的这个大厅里.
这个可怜的姑娘遭到了五个人的轮流强奸,其中还有一人将整个过程用手机录了下来,并且逃走的时候还抢走了这个姑娘的手机,以防她报警。
无助的姑娘除了害怕就是哭,这么晚,又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自己现在该怎么办才好?她默默的穿起衣服独自跑到一个沙滩上痛哭,结果被一对路过的情侣发现并上前询问,随即才报了警。
幸运的是,事发的第二天,这五名男子就被抓到了。
该5名男子均来自西班牙塞维利亚,
他们分别是29岁的Jose Angel Prenda、30岁的Alfonso Jesus Cabezuelo、29岁的Antonio Manuel
Guerrero、27岁的Jesus Escudero及26岁的Angel Boza;
其中前两人曾经当过军人,第三位Antonio则真的是一位警察。

这个五人私下关系很好,并且在WhatsApp里还有个属于自己的聊天群, 他们给这个聊天群取名为Wolf Pack(狼群)
,事发当天其中一人拍摄的现场轮奸视频也被”分享“在了这个群中以供其他成员”回顾“。
2016年7月,Wolf Pack五人组被抓后,法院给这他们分别判处了5到9年的有期徒刑。
在当时这场案件也是引起了不少人和媒体的关注,“Wolf
Pack”也自然成为了这个案件的代号。5到9年,当时不少人都觉得判的太轻了,但是审判结果已出,大家也就没再说什么。
到此,“Wolf Pack”案件也算是处理完了。
可是再回到开头,为什么在两年后,人们要为了这场已经结束的案件游行示威呢?
时间来到今年4月,当年事发地潘普隆纳市的一家法院突然对外宣布将要重新审理这桩“Wolf Pack”案件而为什么要重申法院并没有给出理由。
这两年从好莱坞到世界各地,这类事情层出不穷,女性的反抗力量和声音也越来越有重量,
所以人们以为这次的重审很有可能是要给这五人更加严厉的判罚。
不光群众这么想,有一些检察官也认为,当年的判刑太轻了,至少20年以上,才是应该有的惩罚。
4月26日,法庭正式重审“Wolf Pack”案件,就在大家充满期待等待结果的时候,法院却给出了所有人没有想到的重审结果:
五个人分别要向受害者赔偿10000欧元。其中Guerrero因抢走了受害人的手机还要另赔900欧元。
同时这五人的罪名被重新定性为“性侵”而不是“强暴”,
刑期也没有像大家所想的加重,而依然是和之前差不多的9年有期徒刑,甚至还给了5年的缓刑时间。

在西班牙的法律中,“性侵”不涉及暴力或亲密行为,所以“性侵”这个罪名远比“强暴”要轻。
合着重申这桩案子,定性反而更轻了?
法院的这一判决一出,瞬间激怒了很多关注此事件的群众,于是,开头的那一幕就发生了。




无数的市民在审判结果出来的第二天就走上西班牙各个城市的街头表示抗议和不满,一天,两天,抗议的人数不但没有减少,反倒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队伍之中。
审判的细节也通过媒体公之于众,
Wolf
Pack五人组的辩护律师甚至认为从当时拍摄的视频中可以看见女孩是闭着眼睛的,没有反抗,这说明当时的性行为是她接受的,她同意的,所以当然不能算强暴。

面对这荒唐的辩护理由,人们纷纷表示愤怒。
“一个女孩子面对着五个身强力壮的男性,不敢反抗难道不是正常行为吗?”
“难道仅仅为了证明自己是被一个或多个男人强暴,我们女性就非要不顾自己的安全,硬是得通过反抗来使得他们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伤疤才可以证明吗?太扯了这简直!“

审判仅仅过去几天,人们的情绪依然在发酵,不少人举着各种标语出现在街道上,法院周围,还有位于西班牙马德里的司法总部旁。
表达对受害人乃至整个女性团体的支持,表达对判决法院的不满,表达对西班牙法律的质疑等等都是人们这次游行示威的主题。





”Wolf Pack“案件的重审使得全国上下都在聚焦,也让西班牙在这一方面的法律重新得到了大家的审视。
重审结果不光激怒了群众,一些政界有头有脸的公众人物也纷纷表示了自己的抗议,巴塞罗那市长Ada Colau,加泰罗尼亚前总统Carles
Puigdemont等人也都在自己的Twitter发表他们看法与愤怒。
加泰前总统表示这起案件或许暴露出了很多西班牙司法上的问题:

巴塞罗那市长则和大家一样加入了游行的队伍:”加入我们的队伍,走上街头,表达我们的声音”

西班牙安达卢西亚地区的主席表示:”我平时总是尊重司法判决,但这次我是既不理解也不同意,我们必须对整个社会的性暴力重视起来。”

在西班牙的各地,抗议示威依然在继续,
而两年前的那位受害人在最近也正式提出了诉讼,要求再次重新审判。
社会高速发展的今天,男女平等一直是全世界所追求的目标,看似女性的力量如今不可小觑,可是这起案件不还是表明了不止在生活中,就连在法律中甚至还存留着男女不平等的因素。
而且,如果每次这种类似案件都要靠抗议示威的手段才能换来正义的话,那,未免也太可悲了。
ref:

27年都没让强奸女儿的罪犯归案..绝望中,父亲选择铤而走险…

2009年10月,
天还没亮的早晨,法国米卢斯的警察已经匆匆出门。
根据一条可靠的匿名线报,他们很快在市法院门口的台阶上捡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被五花大绑着,拷在栏杆上,头部流着血,一看就刚刚遭到过暴打,
经过警方核实,他的确就是线报里所说的Dieter Krombach,一个法国警方一直想逮捕但是却因为外交问题而迟迟没能缉捕的德国医生。

究竟是谁把他扔这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个故事,还得从距离现在的,三十多年前讲起……

1977年的法国,
40岁的André Bamberski先生正在跟自己的女儿Kalinka道别。

几天前,他和自己的妻子Danièle离婚了,
原因,第三者插足。插足他们婚姻的正是这位来自德国的医生Dieter Krombach,
妻子离开了André,和Krombach一起搬到了德国,同时还带走了他们的两个孩子。

在接下来的几年,因为前妻和Krombach的阻挠,
André一直都不太能见到自己的孩子,但是这并不妨碍着他惦记着他们,深爱着他们,

只是André和Kalinka都不知道,1977年的那次离别,
就是他们人生最后一次好好道别……

1982年的7月10日,Kalinka死在了继父Krombach家中。
被发现时,她正躺在自己的床上,没有任何呼吸。
初步验尸,没有找到死因。

但是在验尸的过程中,调查人员发现,
女孩的右前臂还有针孔注射的痕迹,阴道遭到了损害,阴道里还有一种未经鉴定的白色液体,
很明显,她被性侵了……

很快,Krombach就承认这个针孔注射出自自己之手,
他说自己在Kalinka去世的前晚给她注射了补铁的药剂,是为了帮助她更好的晒黑,后来又改口说是为了帮助她治疗贫血,
同时他承认,自己在当天还给过Kanlinka一些镇定药丸,
但是强奸?他说他没有做过。

尽管疑点重重,但是在那个时候,调查人员对于Kalina的死并不是很上心,
整个验尸过程中没有进行血检,更别说进行当时还不够成熟的DNA检测,
甚至Krombach因为是当地著名的医生,居然还能出席了验尸报告公布的会议,完完整整的听到了所有的内部消息……
随后的验尸报告证明,Kalina是因为吸入自己的呕吐物窒息而死。

从那时起,身在法国悲痛欲绝的André就开始相信,
Krombach很可能就是强奸了自己的女儿杀手,正是因为他注射了铁补充剂,所以导致Kalinka的血压下降,呕吐和最后死亡。
但是,这在当时只是他的推测,
毕竟Krombach一直都表示自己什么也没干,对Kalinka的死亡一无所知……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年里,André一直敦促警方进行调查,
由于Kalinka住在德国的法国人,所以调查德法两国都在进行,
但是,两国的调查并没有合作,也没有互通,甚至彼此之间还充满了敌意……
随着调查的深入,法国警方认为,Krombach很可能不仅毒害了Kailina,还多次强奸了她,
但是德国警方却认为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点,Kromabach无罪。

在1984年,
法国司法人员传唤Krombach进行问询,但Krombach表示拒绝前往法国,
同时,André的前妻Daniéle也坚定地表示,自己的现任丈夫什么都没做,凭什么去法国……

1987年,德国警方抓捕了Krombach,
在德国法院上,法官认为没有足够的证据指控Krombach,最后宣布他无罪……

德国还表示,由于禁止双重起诉原则,法国接下来的审判是无效的,因此拒绝引渡Krombach到法国。
所以虽然在1995年,巴黎的一家法院在研究了种种证据之后,在Krombach缺席的情况下,判定了他确实犯了过失杀人罪,但是最后也因程序上的理由而撤销。

对于这种结果,André简直是要气炸了,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Krombach走出法庭,自己却无可奈何。
他拼了命的找各种证据,联系各种司法人员,试图把Krombach重新送上德国或者法国的法庭,
但是,一直都没有成功……

一晃,时间就过去十年了。
十年来,法国一直在向德国要人,但是德国一直拒绝引渡,
同时德国的官员一直保护着Krombach,拒绝帮助寻找证人也拒绝提供Kalina的医疗记录……

到了1997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Krombach居然又一次狗胆包天,性侵他人被德国警方抓了。
而这一次,因为他是在办公室对一名16岁的病人下了药并且实施了强奸,证据确凿,
他不得不认了罪,最后被判处两年缓期,吊销医疗执照。
并且在这次审判之后,有多名女性公开指责Krombach曾在80、90年代对她们有过性侵。


大量的性侵他人的记录,几乎相同的作案手法——注射药剂,昏迷,强奸,
加上Krombach亲口承认自己给Kalinka注射了药剂,吃了镇定,甚至都没有不在场证明。
在女儿已经离世二十多年之后,André已经基本认定,自己的女儿就是Krombach奸杀的了,
“我不是怀疑,我不是想象,我非常确定。”

这么多年,André一直都在努力,
他找到了很多关于Krmbach的证据,他与律师沟通,联系了曾经被性侵的女性,
他东奔西走,跟德国警方游说,跟法国警方游说,试图用合法的方式将Krombach缉捕,

但是……
德国依旧拒绝将Krombach引渡到法国接受审判,法国警方表示无可奈何,
André选择相信法律,法律却让他心碎。

于是,在2009年,
距离诉讼时效截止还有3年的时候,André终于崩溃了,
他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家庭,失去了自己的女儿,他不想再看到这个罪犯逍遥法外了。
他决定,实施自己作为一个父亲该做的复仇……

他独自跑到了德国,寻找隐藏自己踪迹的Krombach,
在千辛万苦打听到Krombach的住址之后,他又多次上门踩点,
在再三确定Krombach没有、暂时不会突然消失时,他开始了自己更加疯狂的计划——
既然你们不愿意引渡,那我就把他直接带到法国!

2009年10月,
74岁的André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三万美金,雇佣了几个来自非洲的男人,
给了他们Krombach位于德国的地址和行踪路线,还告诉了他们自己的故事,
然后,他请求他们,帮助自己,绑架Krombach,偷偷穿越德法边界,送到法国市法院……

没过多久,这群凶神恶煞的绑匪就开始行动了,
几天之后,在焦急的等待之中,
André终于接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告诉他,“医生到米卢斯了。”
然后,André淡定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出了家门,选择投案自首……

2011年,
André等了将近30年的审判终于到来了……

在法国巴黎一家没有窗户的法院,André激动的坐着,
他的对面是跟他一样苍老的Krombach,身边是一群穿着长袍的法官,
在他和自己的律师面前,堆积着厚厚的文件资料,全都是他几十年来所收集的各种档案和证据……

证据一条条的展示,证人一个个的出席,
André前妻,同样也是Krombach的前妻Danièle也以证人身份出席了法庭,

在1984年,她因为Krombach的出轨而离开了他,但是她一直都不认为他真的犯了罪。
直到最近,她在整理中发现,在他们短暂的婚姻期间,Krombach居然确实多次给年轻女孩下药,并且带回自己家里进行强奸……
“在过去的28年里,我一直用自己的生命发誓他是无辜的。”但是现在,她被打脸了。
不过还好,她选择了站出来……

最后,
在多个证人的指证和铁板钉钉的证据下,
Krombach因为下药、强奸多名女性和过失谋杀Kalinka而被判处15年监禁……

法院宣判的那一瞬间,André的泪落了下来,
他等了二十多年,努力了二十多年,这个时刻,终于还是到来了……

不过,因为绑架他人,他也被判处了1年有期徒刑,
当有记者问到他,为了抓一个人,用了快30年的日子,还被判了刑,觉得值吗?

他表示,用人生的三分之一时间为女儿讨回公道,没有更值的了。

同时他表示,在服刑结束之后,
他会回到自己那个位于法国图卢兹小村子里的家,过上平静的生活……
虽然那个家很老很破,他已经住了几十年,但是他绝对不会离开,
因为女儿小时候曾经住在那里,而现在,女儿就埋在附近,
他得常常去看她。

Ref:
http://boredomtherapy.com/father-gets-revenge/
————————————–
美少年安利君:强奸犯都该死
24plus1:全部积蓄……三万美金……这位父亲自己过得也很辛苦吧……真的倾尽所有为孩子报仇啊!
匿名香蕉:她就埋葬在附近,他得回去看她。可怜天下父母心。
建国后成精的木鱼:拍成电影了《以女儿的名义》
吾心悦Ci:这位父亲好伟大,这个前妻真不是个东西,最后答应成为证人的居然是因为这个医生背叛了她,而不是因为她的女儿被医生强奸甚至不是她的女儿被医生杀害。
怡个怡怡:之前有个新闻…16岁留守女孩4年被好多人性侵。最大的80岁,还有一个19岁大学生…世界上唯有人最恐怖了
赵樟和的麦麦:可怜天下父母心
————————————–